《冷宴》:复仇是人类共通的语言

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是在译者屈畅17年末的微博上,当时他放出了这本仍未确定最终译名的小说的试译序章。序章很精彩,描述了一对佣兵领袖蒙洛卡托姐弟在同雇主庆贺时,被雇主毫无征兆地献上了一份“大礼”。虽然当时屈畅对这本尚未出版的新书提及甚少,但是读过乔·阿克罗比(Joe Abercrombie)《第一律法》三部曲(The First Law Trilogy)的读者不难发现小说共享了同一世界观。

时隔一年后《冷宴》(Best Served Cold)正式出版,不光保留了乔·阿克罗比一贯轻松戏谑的文风,亦用灰色的笔调描绘了一出酣畅淋漓的复仇大戏。小说独立成书,阅读门槛较低,即便没有读过前作也能收获绝大部分的乐趣。推荐给西方奇幻爱好者,《第一律法》系列粉丝以及所有喜欢爽文的读者。

   * * *   内文剧透,不喜慎入   * * *   

阅读全文 »

三年后的《昼颜》究竟想要传达什么?

Never again

I’ll find someone else kiss me goodbye to the end

Worst I’m alone to despair end up in crazy for the love to insane

——《Never Again》

熟悉日剧的朋友一定感觉到近年来不断有新的伦理剧在刷新观众的三观,从2014年的《昼颜》算起,引起热议的还有《玻璃芦苇》、《直美与加奈子》、《贤者之爱》、《我的恐怖妻子》等等。比起亚洲其他国家的某些狗血剧,日剧的编剧涉猎此类题材大多不是为了单纯的哗众取宠,抽丝剥茧地探究复杂的人性才是根本,至少这是一个站得上台面的理由,亦符合伦理剧的创作动机。

然而井上由美子在其中依然是个独立的存在,剧集版的《昼颜》通过大量内心独白和角色间的争论,向我们展示了这位年长的女性编剧对婚姻情感的丰厚积淀,能够拿到第82届日剧学院赏可谓实至名归。既然剧集已经封神,为何时隔三年还要再续拍电影?除了商业上的期许,井上由美子究竟还想传达给我们什么?

   * * *   内文剧透,不喜慎入   * * *   

阅读全文 »

《奇异人生:风暴前夕》第二章:勇敢新世界

《奇异人生:风暴前夕》(Life Is Strange: Before the Storm)第二章《勇敢新世界》(Brave New World)已经实装。根据网上的一些信息,现已证实所有三个章节的标题均出自莎士比亚的作品《暴风雨》(Tempest),也就是游戏中Rachel他们排演的同名舞台剧。关于“Brave New World”,在《暴风雨》原作中因为Miranda从小和父亲Prospero一起流放荒岛,没有见过世面,所以当那不勒斯国王与王子的船被暴风雨带到岛上时,Miranda发出了天真的感慨“O, wonder! How many goodly creatures are there here! How beauteous mankind is! O brave new world! That has such people in’t!”结合第二章的背景图片,个人觉得可以理解为Chloe与Rachel对出走计划的憧憬,以及对即将到来的恩怨情仇的认识不足。毕竟第三章的标题《地狱已空》(Hell Is Empty)从一开始就已经公布了,实在让人期待最终会有什么样的碰撞。

!!!内文剧透,不喜慎入!!!

阅读全文 »

《纸牌屋》第五季剧评

《纸牌屋》(House of Cards)不知不觉也走过了第五个年头,今年的第五季同头两年相比,编剧的风格已经大相径庭。从一开始的“宫斗戏”逐渐演变成了“乱斗戏”,缺乏当初的势均力敌和工于心计,未免有粗糙之嫌。因为这是一部关于权力的剧集,所以在围绕权力角力的过程中,强度的弱化会导致很明显的质量下降。打个比方,以前“下木”夫妇在计划受阻时,总是软硬皆施、甚至直击要害,面对不利的结果往往要打出第三张甚至第四张牌,用一笔笔其他交易回过头再为最先的计划加大筹码,以此来曲线救国。虽然是套路,但是这就很好看。反观现在的很多僵局,不知道是不是代入了现实政治的因素,都是抓住把柄直接捏到死,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在风格上陷入了“斗智剧”的死穴。当然,瑕不掩瑜,后面我还是会就一些亮点展开评论。

!!!内文剧透,不喜慎入!!!

阅读全文 »

《银翼杀手2049》观影之前

这篇不是《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 2049)的影评,国内已经定档11月10日,虽然届时肯定会有删减,但毫无疑问依然会是部值得一刷的影片。今天主要是想借机安利一下前作,以及三支预热短片。但不包括前作的原著《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关于科幻小说巨擘Philip K. Dick和他的作品,以后找机会在书评里再吹。年轻观众可能无法理解我们对经典老物的喜爱,觉得很多东西已经不再适应潮流,事实上经典之所以称为“经典”,正是因为它承载的精神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它赋予的意义影响深远。譬如今年艾美奖大获全胜的新剧《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其原著亦出版于1985年,如今回过头再看这个30年前的反乌托邦题材,依然具有现实意义。而1982年的前作《银翼杀手》也是同样的例子。

!!!内文剧透,不喜慎入!!!

阅读全文 »